当前位置: 首页 > 歡迎您 > 锦海国际

锦海国际

时间:2020-04-05 14:34:47作者:Mckay

导语:锦海国际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锦海国际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见下图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锦海国际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

整个8月发生在亚马逊雨林的重大环境危机,正威胁甫上任8个月的博索纳罗政权,巴西政治风暴一触即发。

IPS报道,联合国气候观察组织(Climate Observatory)指出,针对亚马逊雨林大火的抗议活动正在全球蔓延,周末至少在47个城市发动,包括欧洲、巴西内部。巴塞隆纳、伦敦、巴黎等欧洲城市及巴西城市的街头都可听到“博索纳罗滚!”的吶喊。

亚马逊雨林火灾画面。来源:Earth Alliance脸书粉专

自7月以来,为了务农而用火清理土地的举动越来越多。似乎博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对环境运动与环境保护制度轻蔑的态度,让地主、牧场主清理土地的行动肆无忌惮了起来。

国际新闻界和多位国家领导人同声谴责巴西政府反环保主义的态度,巴西俨然成为新的气候变化反派。社会环境研究所(Social-Environmental Institute,ISA)公共政策顾问拉莫斯(Adriana Ramos)告诉IPS,“博索纳罗的反应让环境危机变得政治化,他非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反而决定将问题诉诸政治。”

这位极右翼总统的第一个反应是将森林火灾归咎于ISA等非政府组织,那些在这人口2.01亿的大国中最努力推广环境政策和法律的组织。

巴西的亚马逊雨林面积达330万平方公里,南美洲8个雨林国家中,巴西境内就占了60%。IPS直指,博索纳罗的立场清楚地显示,他并不打算承担责任,只想找人背锅,自1月1日上任以来,从经济到公共安全等许多问题上都是如此。“博索纳罗带给巴西的国际形象不需要非政府组织破坏就够糟了,”一份由183个巴西民间组织签署的声明表示。

这是场“国际危机”,法国总统马克宏表示,他将在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南部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法国和爱尔兰都明确表示,如果巴西政府继续违反其环境和气候承诺,他们将不会批准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非政府组织“亚马逊环境研究所”(Amaz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Ipam)的说法,以火整地大幅成长反映毁林状况正不断扩大。

今年初起至8月14日,火灾数量上升至32,728起,比过去三年的平均值高出60%。干旱是火灾频繁的常见因素之一,但不足以解释这波一连串的火灾,因为目前的干旱状况不像前几年那么严重。

巴西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中西部马托格罗索州今年共发生7,765起火灾,过去两年尽管发生严重干旱,也不过4,500多起。科尼札是马托格罗索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也是农业边界扩张的实例。

巴西雨林所在的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state)州起火位置图。图片来源:Life Science Institute

当地生命中心研究所(Life Centre Institute,ICV)地球技术协调员西格罗(Vinicius Silgueiro)告诉IPS,火灾既是为了“清理”前几个月被砍伐的地区,也是为了“削弱”原始森林以便后续砍伐。“Prev-Fire”森林火灾防治系统的预算减少了一半,是其中一个因素。“此外,总统所言和对防治森林砍伐的政府单位的攻击鼓励了非法破坏森林的行为。”

不只亚马逊雨林遭殃。8月19日下午,圣保罗的天空烟雾瀰漫,当地降雨中发现燃烧后的颗粒,可能的来源包括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德拉谢拉、巴西西南部马托格罗索州和西北部朗多尼亚,这些地方距离圣保罗都有2,000公里。

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万人口的大都市,十多年来一直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原因是东南部州内邻近城市常常在烧甘蔗田。甘蔗田焚烧禁令减少了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因子,但现在远处雨林的火灾让公卫危机再次升高。

其他生态系统也会发生火灾,尤其是巴西广阔的中央大草原塞拉多,干旱甚至能使植被自燃。

但亚马逊雨林对巴西中南部最大农业区的降雨至关重要。因此大型农业出口商正在呼吁采取政府措施来遏制森林砍伐。他们担心进口商的贸易制裁,特别是欧洲,这在现阶段似乎已难以避免。

农业界的支持是博索纳罗2018年10月选举获胜的关键。在议会,农业界有个强大的“乡村主义”集团,抱持许多过时的信念,象是透过不断扩大地产而非提高生产力来寻求利润,牧场是越大越好,而这正在蚕食鲸吞热带雨林和原民土地,破坏环保行动。

帕拉联邦大学(UFPA)高阶亚马逊研究组教授佩祖提(Juarez Pezzuti)说,从博索纳罗选举期间支持开发森林和原民自然保护区的言论,就可以预见亚马逊的灾难。“我们这些参与式生物多样性监测计划的研究人员已经无法再前往亚马逊东部新谷河流域中段的研究区域,因为太危险。”

他说,那些入侵公共土地的人,巴西语“grileiros”,不但摧毁森林,还威胁要袭击当地居民和研究人员。

科学家正在监测火灾对生态的影响。照片来源:生物学家Daniely Felix

环境危机带来政治后果

自1月份以来,博索纳罗受到各行各业的猛烈抨击,他激怒各界群众,包括学生、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和各种社运人士。

他随时再次犯错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保护亚马逊热带雨林是大多数巴西人以及全球社会的共识,环境问题可能严重损害他的声望,而他的声望自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下降。“我们继续观察吧,看看政府成立的工作小组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保护热带雨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了。”拉莫斯说。

由于亚马逊火灾导致博索纳罗形象受损,他决定成立“危机内阁”,成员都是他的部长们,讨论如何遏止用火清地。

(编辑:Nicola)

<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亚马逊大火点燃巴西政治危机 总统下台呼声四起。锦海国际

标签:

分享到:

上一篇:首頁

下一篇:首頁

锦海国际版权与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锦海国际]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和视频文件,版权均为锦海国际(www.amondtv.com/c5jyb/5231781581.html)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与3171672752联系。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锦海国际”,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联系我们

广告联系:3171672752
展会合作:3171672752
杂志投稿:3171672752

网站简介|会员服务|联系方式|帮助信息|版权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法律支持|意见反馈

版权所有 2019-2020 锦海国际(www.amondtv.com/c5jyb/5231781581.html)

  • 经营许可证
    粤B2-20150019

  • 粤ICP备
    14004826号

  •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 网络110
    报警服务

网站客服热线

3171672752

网站问题客服

3171672752